冠昊生物拟易主脱困 再谋重组并购惠迪森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6 13:12

  4月9日,冠昊生物(300238)刚刚公布了拟更变实控人的消息,张永明、林玲夫妇控制的永金源投资拟通过增资广东知光的方式,间接上位公司实控人。

  紧接着,4月12日,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出现新的进展,计划收购的标的为浙江惠迪森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迪森”)100%的股份。

  重启并购惠迪森

  按照冠昊生物与相关方签署的《框架合作协议》,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除上市公司外惠迪森其余股东持有惠迪森的股份。本次交易可同步募集配套资金(发股数不超过总股本的20%),用于支付部分股东的现金退出以及用于惠迪森后续经营所需。

  不过,此次交易的对价、标的评估值目前还尚未确定。交易对方表示将对惠迪森2018-2020年的业绩做出承诺,相关数据将由公司及交易对方另行协商并签署正式协议确定。

  e公司记者注意到,对于冠昊生物而言,惠迪森是一副“熟面孔”。早在2016年10月,公司就曾抛出一份定增预案,拟以18亿元全资收购惠迪森。

  按照当时的方案,公司拟定增不超过70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8.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18亿元全部用于向医盛投资收购惠迪森100%股权。据披露,惠迪森成立于2004年7月,主要产品为拉氧头孢钠,是全国仅有的两家具备拉氧头孢钠制剂生产批准文号的公司之一。

  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惠迪森销售收入分别为8628.34万元、2.53亿元和2.4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79.58万元、8088.86万元、7390.83万元。当时交易对方还承诺,惠迪森2016年和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亿元和1.6亿元。

  作为一家主打抗生素产品的标的,彼时市场上还对此项收购存有疑虑。部分投资者担心,在国家“限抗令”的政策下,抗生素产品前景难测。

  冠昊生物相关人士此前在接受e公司记者采访时曾指出,“限抗令”并非惠迪森的“噩梦”,反而是其“福音”。国家推行“限抗令”是为了进一步规范抗生素市场的发展,临床价值较小、容易滥用的抗生素产品逐步淘汰,而临床价值较高、副作用较低的抗生素产品市场将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公司还表示,惠迪森生产的头孢菌素是目前国内发展最快的抗生素品种,用药安全性高,无肝肾毒性,不良反应少。严格的用药政策更加刺激了头孢产品的优胜劣汰,头孢菌素反而成为抗感染药物品种结构调整的受益者。

  愿景虽好,但冠昊生物此次定增最终未能成行。2017年9月,公司宣布终止该非公开发行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公司表示,在申报过程中我国证券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综合考虑资本市场变化情况、公司融资能力和融资方式、经营情况及审议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东大会决议即将到期等多种因素,决定终止该发行事宜。

  易主或为脱困

  在重大资产重组之外,公司近期披露的拟更变实控人的公告亦获多方关注。

  据公司披露,永金源投资拟增资广东知光10.6亿元,取得广东知光98%的股权。虽然广东知光仍保持为冠昊生物控股股东不变,但实际控制人则将由朱卫平、徐国风更变为张永明、林玲夫妇。

  据公告显示,永金源投资成立于2018年3月23日,距离此次增资协议签署日仅11天,该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目前尚未开展具体业务,似乎专门为了本次增资而成立。永金源投资的股东为天佑兴业,认缴注册资本为3亿元,出资时间为2018年3月31日。

  公开信息显示,张永明、林玲二人目前还通过下属企业合计持股奥特佳(002239)23.67%的股份,是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仅次于奥特佳实际控制人王进飞27.10%的持股比例;此外张永明还个人持有常熟汽饰(603035)8.24%的股份,以及凯瑞环保(832964)14.75%的股份。

  不仅如此,张永明个人还担任着奥特佳董事长一职。履历显示,张永明现年46岁,除奥特佳董事长外,还兼任着包括上海益生源药业、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等多家公司的董事职位,而他的夫人林玲现任永金源投资监事。从目前已披露的持股情况结合最新收盘价计算,张永明、林玲所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及一家新三板公司股权市值合计超过30亿元。

  虽然新东家资金实力雄厚,但张永明的履历主要集中在汽车零部件等领域,未必是生物医药领域的专家。而过去一手将冠昊生物带领上市的朱卫平、徐国风两人却几乎将公司实际控制权“拱手相让”。

  从股权结构变动情况来看,广东知光直接持有冠昊生物20.76%的股份,同时通过云信—弘瑞29号信托间接持有3.26%的股份,朱卫平、徐国风二人合计持有广东知光100%股份;此外,朱卫平还直接持有冠昊生物1.18%股份。两人共计直接和间接持有冠昊生物25.20%的股份。

  一旦永金源投资拟增资广东知光10.6亿元实施后,永金源投资将取得广东知光98%的股权,对应将间接持股冠昊生物23.54%的股份;而朱卫平、徐国风二人在冠昊生物直接和间接的持股比例则将下降至1.66%,相当于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从大股东变为了小股东。

  冠昊生物董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本次实控人更换是以引入战略合作伙伴方式进行,目前只涉及控股股东层面,与上市公司业务没有直接关系。至于长期会否对公司业务和股价产生影响,目前还不好说。”

  但在一位长期关注冠昊生物的机构投资者眼中,实控人“忍痛割爱”或许是为了自救。今年3月披露的公告显示,广东知光目前已质押公司股份已经占其持股总数的86.27%,朱卫平个人更是几乎将其所持100%股份悉数质押,倘若公司股价继续下跌,实控人方面不排除出现诸如“爆仓”、“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e公司记者还注意到,近一两年内,广东知光以及公司员工持股计划都对自家股票进行了增持,其中广东知光自2017年6月以来累计增持公司股份3.0601%,增持金额为1.88亿元;员工持股计划累计增持公司2.8%的股份,累计增持金额约合1.88亿元。

  不过,在大股东与员工的合力增持之下,冠昊生物的股价并无太多起色,特别是在今年2月停牌前的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出现“闪崩”迹象。目前来看,无论是公司控股股东还是员工持股计划均已陷入较大程度的亏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